文/羊城晚報記者 劉雲圖/羊城晚報記者 朱文海
  “抬左手,右手,趴下;來,摸一摸,它很友好!”隨著美國人格雷格(Greg)的一聲聲指令,身長兩米的大丹狗馬克斯(Max)溫順地照著做,五個自閉症孩子好奇而興奮地圍著感受著。這是昨天在廣州市少年宮特教中心發生的一幕。廣州市少年宮特殊教育中心創辦人關小蕾介紹,馬克斯是一隻通過美國考試認證的狗醫生,它和主人格雷格一起在為智障兒童提供應用行為分析療法。
  與狗醫生一起玩
  昨天下午4時許,當行走似小馬駒一般的大丹狗馬克斯走進珠江新城廣州市少年宮時,引來無數小朋友和家長的眼光。
  “大狗!它會不會咬人啊?”“它怎麼來這裡啦?”熱情的廣州市民一連串的發問,讓格雷格有點“招架不住”。格雷格不太懂中文,他來中國才不到三個月,“但我十分熱愛中國,除非趕我走,否則我不會離開。”格雷格用英語向記者說。
  圍觀的小朋友們發現,馬克斯的脖子上有一個小小的標牌,上面寫著“I AM A THERAPY DOG”,翻譯成中文便是:我是一名狗醫生。
  記者看到馬克斯和它的主人一樣高大,體重近63公斤,是一隻雄性大丹狗。馬克斯不是普通的寵物狗,它曾經為芝加哥馬戲團效力,四年前,因為年事已高,被馬戲團拋棄,卻被現在的主人格雷格收留。
  “我本人是一名教育學碩士,我把它當孩子看待,給它足夠的愛,並手把手地教它成為一名好孩子。”格雷格對羊城晚報記者說。
  “其實,早在1953年,西方醫學界就對動物輔助醫治方法進行研究並記錄下來。在國外,不僅有狗醫生、貓醫生,還有馬醫生。”廣州市少年宮特教中心主任羅老師解釋道,“患有自閉症的孩子,拒絕和任何人交往,拒絕和任何人交流,但是能夠接受狗狗寵物治療。當他們見到溫順聽話的寵物時,會產生愉悅並不再感到寂寞。事實證明,當人內心感到愉快和放鬆的時候,身體里的許多激素的分泌水平會有變化。總的來說,狗醫生帶來的效果,對孩子是正面的影響。”
  接受狗醫生還需時間
  記者在現場看到,昨天這堂課還不能稱為嚴格意義上的治療課。因為來的孩子都是第一次參與這樣的課堂,對眼前的這位動物老師還有些陌生。“我想,第一次課先建立馬克斯和孩子們的關係,在向各位家長瞭解孩子病情後,再制定接下來的治療方案。”格雷格對大家說。
  記者看到,為了不讓孩子們害怕身材高大的狗醫生馬克斯,格雷格不時地拿起馬克斯的兩隻耳朵,輕輕地掃著孩子們的手臂,讓他們感受到狗醫生的柔軟。而馬克斯也表現出特別的耐心和大度,任憑五個孩子“肆意”地揉搓,也沒有一點反抗。
  據瞭解,作為一個動物治療項目,“狗醫生”考核通過率很低,而且條件苛刻。通常被作為“狗醫生”的多為中型犬和小型犬,年齡介於2到7歲之間,由現任主人飼養超過半年,都是青壯年階段。狗狗要經過一系列嚴苛的考核,才能戴上狗醫生身份證。如:任人拉扯、經受食物引誘;健康、友善和輕鬆,喜歡陌生人的接近,喜歡人群和出外活動,能接受一定的壓力;在擁擠和陌生的環境中能感覺舒服放鬆,允許過度熱情的撫摸或擁抱等。
  格雷格說,狗醫生在美國廣受尊重,它們的工作大致可以分成兩種方式,第一種,就是和自閉症孩子們交流,當然了,這個交流是要靠“狗醫生”的主人,“狗醫生”可以成為主人和孩子之間的橋梁。第二種做道具,老師們很喜歡邀請“狗醫生”配合他們上課,這樣做,小朋友們學習起來很帶勁。
  因為“狗醫生”在廣州這邊還是新事物,而格雷格更是一位來自美國的教育工作者。在某些特教學校、政界人士處,他已經碰了好幾個軟釘子。格雷格說,要取得本地教育者的信任,還需要時間,更需要理解。
  (報料人周小姐,三等獎100元)
  劉雲  (原標題:少年宮特教中心來了一位“狗醫生”)
創作者介紹

Walking

ke31kett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